Site Overlay

分类: 随笔

我的理想

这是我大三的时候在思修课上的演讲,老师给的要求是要么组队拍一个小短片,要么个人做一个演讲,我这样的社恐患者当然是选择的Solo演讲,老师给出的演讲主题有四个,虽然我不太记得了,但是都是《我的xx》的格式(没有奋斗)。由于当时临近紫荆十周年的活动,因此我就选择了《我的理想》这个主题,想讲一些一直想说的、和“互联网精神”有关的事情。 很幸运的是,演讲的当天正好是紫荆的十周年当天,也算是某些特别的缘分吧Continue reading我的理想

我选择了可能性

一个人到底有没有权力结束自己的生命? fylexin 2022年10月8日于仙林 其实我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话题,我觉得我是一个相当复杂的人,一个相当纠结的人,也许你觉得我很乐观,然而实际上,我并不是这样的,就像一位可能算是“友人”的同学所说吧,“他的外表之下是脆弱的内在”,这句话,确实没错。 所以说,也许有些荒谬,虽然那天我似乎在极力阻止你,但是内心深处,其实我从某种程度上,是赞同你的看法的。Continue reading我选择了可能性

请让你的功利远离我的爱好

明人不说暗话,我今天就是来发泄情绪的,这些东西或许不适合写下来,或许不适合发出来,或许没那么有条理,或许会让人觉得我太巨婴,但我今天就是要说。我必须提醒自己,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或者说,我曾经是个什么样的人。 玩家 2022年5月2日于仙林 希望张主任也能早日走出自己的舒适区,早该走走了。 玩家 2022年10月19日于仙林万达茂 “你为什么喜欢玩电脑游戏?” 这个问题在知乎上见到了不少次了,也有Continue reading请让你的功利远离我的爱好

技术并不能决定

这篇是为阅读课程《论人与人之间不平等的起因与基础》所写的读书报告,总体上是承接了一部分上一篇《互联网技术与技术伦理》对哲学的一些思考而写的,其实严格而言(我也在后记中提到了),这篇文章和《论不平等》关联性并不算高,一个客观原因就是卢梭的这篇《论不平等》我并没有非常好地理解透彻,因此花了很久才确定了报告的主题,这也可以从报告的文字较为零碎的事实看出,很多的段落是我一时间想到就写下来的(比如说,最后三Continue reading技术并不能决定

互联网技术与技术伦理

其实想说“互联网精神”这个话题已经很久了,我还记得在大一军训的时候,由于晚上没有夜训这样的反人类操作,因此只要没有讲座,就相当于是完全空闲的夜晚,在此条件下,不写点什么似乎是对这一大片空闲的浪费。这个话题就是当时写的几篇文章之一,然而与其他几篇不同的是,也许是因为积累不够,也许是因为水平还不足以自圆其说,这篇从开篇以来便磕磕绊绊,始终没有写出成稿,后来军训结束开始上课后,就没有这样的时间供我挥霍写Continue reading互联网技术与技术伦理

“你来了,事情就好办了”:法官与中国近现代法治进程

这是我大二时所选的通识课《中国法治进程》的期末小论文,时隔两年重新阅读,仿佛还能回想起当时中午在和园门前小街上,一边踱步一边在电话中和家父讨论文章内容与观点的场景。说来,选择了这门课程其实也是受到了家父的不少影响,平日里讨论种种社会问题时,他常常强调法制和法治的重要性,强调规则对于社会的作用,在这样的熏陶下,这门课程自然对我产生了不小的吸引力。我一直认为,想要支持或者批判一种观点或现象,就必须要对Continue reading“你来了,事情就好办了”:法官与中国近现代法治进程

你好,世界!

好像好几年之前,我父亲就告诉我,应该找个地方写一点东西,无论是钻研技术方面的心得,还是平时心里的一些感触,都可以写下来。我想他说的是没错的,然而直到今天,我才终于搭建好了一个自己的博客网站。扪心自问,搭建一个网站并不算困难,我也确实是想要留下一些记录的,在刚刚入学的时候,我还曾经写过点零散的文字,和我父亲分享交流,然而也不知道是因为时间安排的日渐紧凑,还是懒惰情绪的增长,又或者是两者的共同作用,在Continue reading你好,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