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Overlay

我的社团,我的🐻

第一次见到🐻,是在来社团面试的时候,我至今还保留着他给我发送的面试通知短信。由于是geek组长,因此🐻经常在晚上在社团值班,而我由于想找个能够自习(玩耍)的幽静场所,也几乎常年赖在526,很快的就厚颜无耻地把社团角落里面的桌子(以及桌子上的显示器)霸占为了自己的专享。当时的社团还没有现在这么热闹,虽然有热心肠而执行力强的YDJSIR,但是YDJSIR毕竟刚入学,学业繁重,因此一大半的夜晚,526都只有我和🐻,在工作室里相顾无言。还记得那时的🐻还不知道什么洗衣机搓玻璃的游戏,当没有客户而又没有紧迫的学习任务时,🐻就会掏出他的溜溜球,在526的过道上进行各种练习,间或击中几下桌子,或者邀请526里面仅有的一个或多个人,看看最新的R&M,而我基本上不是写写作业,就是在电脑上鼓捣自己的东西,一个学期很快地就过去了。

当时社团还是执行的师徒制,每个新人理论而言都有一个师傅带,出师了才能得到独立接单的权限。然而我一方面有基础其实不太需要培训,另一方面本来也是借社团活动之名行摸鱼之实,所以修行进展缓慢,除了在互助群常常回答问题外,基本没有任何有效输出,但我也乐得自在,接下来的一个学期是疫情,社团除了线上接着解答问题,线上换了届,🐻成了社长,整个学期也就这么飘过了。

返校之后,🐻调侃了我坐在角落的执着,形容我像是“旧书商门德尔”,提出了让我出师的建议,我并不是特别愿意,但也没有特别抵触,因为🐻的亲和力让人难以拒绝他的好意。于是在特权与后门的加持下,我获得了自己的后台账号,也开始了自己的接单经历(说来有趣,我一直以为自己只接软件单,结果看了眼后台,其实硬件单也不少,大概是在🐻的关照下的结果吧)。

接下来的这个学期,大概是社团蒸蒸日上的开始。🐻当上了社长,成为了社团第一位救火队员(也是记录在案的有名字的社员中接单最多的社员,479单,我的十余倍),当社团出现了需要紧急处理的单子时,你永远可以指望他。现在想想,这对🐻似乎不太公平,我至今还记得有一天他开开心心玩了回学校的时候,在地铁上被告知有单子翻车然后火速赶到526的场景;YDJSIR开始大放异彩,YDJSIR的执行力至今让我叹服,他把很多我不敢想的在社团进行的改造变成了现实,在YDJSIR的开发下,社团有了接网线业务(至今作为百团活动广受好评),有了千兆到桌,有了资产标签,有了碳纤维贴纸(逃);赵志辉大概是随着一台小米平板一起走入我的视野的,他常驻在我的对面桌子,并且将茶歇引入了526,赵志辉给客户与社员带来了乌龙茶、小零食,和对mac的维修尝试。可以说,有了这三位,社团开始变得适合人类生存了,我愿意将这归功于🐻所代表的那种开放包容的气氛,🐻用他的温柔与俏皮,吸引了形形色色的同学,让这个社团真正有了家的感觉。

然而这个学期对于我而言并不是十分美好的回忆,模拟邀请赛因为准备的疏忽大败而归,保研又以一名之差落败,我开始了每天假装的考研准备。好在还有社团,让这个学期并不是那么的灰暗,我和杨主席聊游戏,和YDJSIR聊网络,和赵志辉聊Windows和黑苹果和迎广肖邦(与其抽象的外接显卡),和🐻聊各种各样的话题。🐻显然是不希望我拿混日子的态度对待考研的,但是我确实放不下保研的失败,觉得有人偷走了我的名额(具体不讲了),🐻经常苦口婆心地劝我,可惜的是我当时浑浑噩噩没能接受他的好意,反而好几次崩溃冲他发了脾气,但是🐻还是默默关心着我,虽然考研一塌糊涂(因为根本没复习),但是我度过了也许是本科生涯最温暖的一个学期,这个学期我唯一的亮色就是🐻的社团和丁老板的刺刀冲锋,我当时想着,我会尽我所能,保护好我所珍视的朋友们。

在此之外,🐻也在社团的各个QQ群活跃着,为了活跃气氛,我也经常和他互动,并且被禁言,我希望能够通过营造一种滥权管理的滑稽形象并解构它,从而让群里新加入的同学们不要害怕于在群内发言。也是基于同样的原因,我一直都很反对在群内装嫩装新人的做法,我是一个社恐,我希望同学们能够看到这个社团开放包容的一面,在这个社团里感受到家的温暖,并且能够爱上这个社团。

下一个学期我认识了舞力全开,认识了XSX,认识了永辉超市,这个学期大概也是526从工作室向活动室转变的高潮(虽然赵志辉一开始就坚持称其为活动室),我甚至把外星人拉进了社团。这也是最丰富多彩的一个学期,工作室有了零食、有了游戏机、有了服务器机柜,有了各种乱七八糟的新奇玩意儿,甚至有跳舞被老板当场上门抓获的名场面,这大概也是我在526度过的最热闹的一个学期,工作室不再冷清了,工作室总是热闹甚至吵闹,当我缩在角落里面看着每张桌子前面的修电脑、玩电脑、打牌的各种各样的同学的时候,我真的觉得我的梦想实现了,我在学校里凭借着幸运与友人的力量开辟了一个我梦想中的小小的天国,让学校的同学能够免于奸商的坑害,让志同道合的同学能够得到自己的乐园。也许把我放在其中显得太过自夸了,但是我真的真的很感谢🐻,是他的温柔、他的努力、他的付出,使得我的梦想成为了可能。

接下来的学期,🐻传位给了伯牙,而我申请了科研助理,准备二战,二战确实不能儿戏了,因此我也再也没有接过单子,只是偶尔给零食补补货,或者在看一天数学头晕眼花之后,在深夜摸到工作室,打开Xbox和丁老板玩会COD17,放松下自己。偶尔会遇到🐻,🐻还是老样子,时不时当他的救火队员,并且浅浅问几句学习与生活。大概是成功地保去了清华的缘故吧,🐻似乎相比原来没那么焦虑了,也更加热情了。好在这个学期有个好的结果,虽然感觉我不配,但是我还是拿了一个挺高的分数,可以安心过年了。

其实也没有安心,526在放假前停电了,到动力中心一查,发现欠了足足两万多电费(从来没人交过),另外在暑假就有人前来526踩点,说什么要收回526的使用权用作什么分析中心。

下一个学期也是🐻在这里的最后一个学期,🐻又要忙着毕业,又要忙着写论文的TeX模板,分身乏术,开学后很快,分析中心尘埃落定,我们被赶出了526,只能寄人篱下,活动条件一落千丈,茶歇和游戏都变成了历史。我倒是空了不少,然而得罪了副主任先生,不好在新的活动室露脸,因此便没有再怎么见到🐻了,甚至连送行的饭,都因为要回家帮忙招生,也错过了。

🐻升学后,依仗伯牙的奔走,我们又得到了一个相对独立的活动室,然而面积远逊于526,自然处处受限,再不能重现526的盛况,🐻加入了清华的科服,靠修电脑甚至能挣钱,被清华的大佬们成为🐻神,🐻和社团,似乎都与我渐行渐远了。

在🐻升学的一年后的今天再回过去看,尤其是这个夏天我见到的种种令人惊异的事情,我大概想明白了。🐻和IT侠,或者说我理想中的那个IT侠,确实是牢牢绑定的,我理想中的社团,其实就是🐻的投影罢了。开放、包容、温柔、互助,🐻用他的性格浇灌了这个社团,让它开出了我所见过的最灿烂、最美丽、最不可思议的花朵。

我没有🐻的个人魅力与能力,但是我曾经对自己发誓,我会尽我所能让这个社团一直一直走下去,让🐻为大家创造的那个乌托邦永远地延续下去。

可是,也许我并不是正确的。

当现任管理层堂而皇之的说出“难道你觉得社团的每个人都应当能够对社团管理提出自己的想法吗”这样的问题时,我仿佛能感觉全身的血液都冲进了大脑,我感觉我似乎突然看清了,我之前所向往的不过是一个虚拟的过时的海市蜃楼,我为此的投入的结果皆是碌碌无为。我仿佛为了另一个副主任奉献了自己的满腔热血,却发现自己的努力成就了自己最痛恨的东西。

然而我还是抱着一丝幻想,毕竟年轻人都是骄傲的,为了维护自己的骄傲,说出一些惊世骇俗、有悖价值观的事情也许也是冲动导致的,这样苛刻地谴责一个年轻而充满冲劲的同学也许确实有一点过分了。

然而这个夏天,当社团的同学为了吃饭吃啥、桌子怎么摆这样的小事互相攻讦,乃至于上演不亚于后宫片的闹剧的时候,我不禁在心里拷问自己,这里真的是我想要的那个家吗。

然而我还曾经是很有自信的,我相信很多的矛盾与摩擦是可以化解的,这个世界的平和诞生于妥协的艺术。你也许不能让所有人都十分满意,但是只要你够努力,我曾想,总是能创造出一个所有人都笑着回家的结局。

然而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明白如何妥协,明白为何妥协,明白妥协的宝贵。当我被问及为什么为何要“以CJ懂IPv6为由维护CJ,是否证明我认为不懂IPv6不配呆在社团中”时,我彻底无语了。我甚至都不想说这是什么典中典滑坡谬误了。

我一直以来都认同,而且我自认为我也数次公开强调(尤其是公开批判某副主任),技术从来就不是你社的必需,懂技术与否,与能否来工作室根本没有关系。甚至,只要条件允许,甚至就是单纯来工作室玩玩,我觉得都没有什么问题,就像正是因为🐻的包容,我才能够逐渐在社团里面落叶生根。我坚信,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价值,每个人都可以在社团中绽放出属于自己的色彩,这无关geek、op、web,我们的努力如果能够让每个同学能够在社团中得到获得感,得到自我的实现,这样才是所谓的侠道,所谓的王道。我自认为在接纳方面已经够宽容的了,只要不触及我的原则与底线,我就不会主张或者赞同对没有那么“你社”的人进行驱逐,即使是自以为是的口胡哥和炫耀自己技术的奸商哥,我也一直都主张得饶人处且饶人,不想将他们礼送出群。

那么什么时候我的形象变成了这样呢?且不论我说IPv6本质是为了证明为什么我要交这个朋友,为什么要去维护这个朋友,而非论证谁有资格留在这个社团,我不想认为这是刻意忽视当时讨论的背景知识的胡蛮乱搅,但是我觉得我也已经没有必要去解释了,我妥协太多了,然而我的妥协与对妥协的执着并没有带来我想要的氛围,我曾以为小规模的情绪爆发能够让一些人重新评估自己的观点,然而没想到的是得到了谬以千里的反弹与荒唐的责难,我惹不起,我躲得起。

我觉得在过去的一年中我已经承受了太多了压力,我不想再继续下去了。我常常在夜里对着虚空咆哮:杨主席、潇潇被“孤立”很可怜,他们的情绪价值是情绪价值,我的情绪价值就不是吗?天天说着怕我在这里阴阳怪气我,给我上压力,是因为我很好说话吗?还是我很好欺负呢?

我不想常常把我放在工作室的东西拿出来谈论,甚至刻意回避,因为我一直觉得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方式来给社团带来属于自己的温暖与贡献,强调这些,尤其是可以用金钱量化的投入,是对其他同学的不公平,也是我一直以来极力避免的,有的人喜欢吃果冻,有的人喜欢吃脆脆鲨,所以我一直记得,一直会去买,即使他们因为各种原因来不了了,我也仍然记得他们的爱好,但是我这么多年来投入的这么多,真的有人看见吗?有人理解吗?有人在乎过吗?还是说,把我和我这么多年的心血,当成一个抽象化的偶像,用解构我的方法来寻我的开心呢?

我不想去想了,就这样吧。我猜我已经是旧世界的残党了。当初我来这个社团,只是为了找个能让自己开心、让所有人开心的地方,并为了维持这个“家”而努力下去,但是我觉得这样支撑着也太累了,如果不能开心,为什么还要花这些精力,去维持一个不存在的幻景呢?

其实这倒也不是第一次了,我曾经一遍遍地提醒过自己,不能总是沉醉在自己的梦乡里面,我希望自己能够明白,这个世界是不断向前走的,总有一天我要出发,要踏向下一段新的旅程,不论世界是否是我理想中的那样,世界总会前进,总是怀念着过去是不可能的,也是没有益处的。但是我也一直明白,这必然是一段漫长而痛苦的过程,我一直确信,我们应该并且能够用双手塑造自己想要的未来,一个这样的未来是我的失败,而让一个年轻人承认自己的失败,是最困难的。然而这一次,我想确实差不多该让这段长长的梦醒过来了。

但是我依然怀念着🐻,怀念着那个开放、包容、温暖而又光彩夺目的时代。

玩家

2023年10月5日于仙林

2 thoughts on “我的社团,我的🐻

  1. 看到你的Blog,想起自我标榜同为Geek的自己的博客好像已经很久没写过东西了,翻了很多你写的文章,发现我们貌似有很多相似的地方,MGS玩家,Geek,爱折腾(其实是准备给自己搞短信网关搜开发板型号才偶然看到的你的Blog),如果有兴趣的话,我们的社区(DAO)也许很适合你,这不是一个招募广告,这只是一个Geek对可能志同道合的Geek发出的邀请(大概)。如果你有兴趣的话,欢迎来看看我们的Gitbook(https://doc.kitkryptodao.org/main/introduction/readme),也欢迎通过TG和我联系,我很想认识你和你成为朋友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